宝贝不许穿内裤方便我做|为什么啪啪完之后下面会疼

发布时间:2020-07-09 17:38:22 已有: 人阅读

董阿姨撒娇的说道:“再陪一下人家,好吗。”

 文学

 

我说:“还是算了吧,不然家里人会怀疑的。”

 

说完穿好衣服,整理好东西,董阿姨见挽留我也没有,便不多说话,只是在那里静静的看着我。

 

一切收拾妥当之后,我背上包。

 

董阿姨有些不舍,然后又撒娇的说道:“亲我一个,临别之吻。”

 

看着董阿姨那妩媚的表情,我却提不起兴趣,我强装欢笑的说:“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,你说是吧,拜拜。”

 

董阿姨说:“好吧,拜拜。”

 

她落寞的眼神让我心生歉意,但我还是假装潇洒的打开门走了出去。

晚上回到家,多少肯定是有点心虚的。但我脸上还是假装镇定。

 

董阿姨在微信上找我,不过我有些敷衍的回复。

 

我在想,如果自己用小号加姨妈,然后跟姨妈聊天,会发生点什么呢?

 

我想起很久以前用过的一个微信号,虽然很久没用,但我几乎所有的账号密码都一样,所以很快就登录了上去。

 

我满怀憧憬的添加了姨妈的微信号,过了一分钟,还是没反应。我发了个“你好”,继续添加。又过了一分钟,依然没反应。我发“长夜漫漫,可否聊聊”

 

继续添加,依然没反应,我知道这时候姨妈肯定没有入睡的,因为我刚刚进自己的房间时,透过门下看到她并未关灯,不免有挫败感。

 

但很快自我安慰,是不是姨妈在看书没注意,直到过了十多分钟后,依然没有得到回应,我才意识到,姨妈是那种保守的女人,不喜欢与陌生人打交道,所以肯定也不会乱加陌生人的微信。

 

这样想我不免心烦起来,要是姨妈和董阿姨一样,性格开放一点该多好啊。

 

差不多十一点了,直到听到刘慧关了电视要进来。

 

刘慧以为我早早睡着了,用手握着,自言自语的说:“傻老公,真是委屈你了。”我在旁边听着,一股内疚袭击心头,但还是继续装睡着。

 

不一会儿,刘慧便沉沉的睡去,听到她均匀的呼吸,我辗转难寐,拿起手机,姨妈依然没有添加我。

 

紧接着,想着与姨妈近期发生的事睡去。

 

梦里我梦到姨妈在轻声的抽泣,我心疼的问她为什么哭,姨妈却不搭理我,我要伸手去抚姨妈满是泪水的脸蛋,手和胳膊却感觉像触电似的疼痛,然后姨妈的脸若即若离,因哭泣而红彤彤的脸蛋,让我心痛万分,慢慢的,我看着姨妈的脸蛋逐渐虚化直至消失不见。

 

醒来之后,刘慧不在身边,想来应该和往常一样早早去了公司。

 

我想着昨晚的梦,怅然若失。然后快速的套上衣服,去客厅,没看到姨妈,姨妈的房间门打开,也不在里面。我顿时焦急起来,想着昨晚的梦,肯定不是一个好兆头。

 

我拨通姨妈的手机,迟迟才接通,我急躁的问道:“姨妈你在哪里。”

 

电话那头传来姨妈温柔的声音:“小张,怎么了,姨妈在买菜呢。”我感觉所未有的放松,一直以来我是个急性子的人,而似乎只有姨妈能让我的平静下来。

 

我说:“没事,只是做了个梦,梦到姨妈离开我了。”

 

姨妈说:“傻孩子,姨妈怎么会不要你的呢,别多想了,你洗漱没,没有的话快去洗漱,姨妈马上回家了,给你带了好吃的早餐。”

 

我说:“好的。”挂了电话去洗漱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从何时开始,这么依赖姨妈了。我苦笑一声,不知道这是好是坏。

 

洗漱完毕之后,姨妈刚好回来了。

 

姨妈换了鞋子走进家门,脱下穿着的红色毛呢长外套,边脱边说:“还是家里舒服,外面越来越冷了,这北京的天气,让人受不了。”

 

我说:“姨妈,现在你就叫冷了,那再过两个月还得了。”

 

我看着姨妈脱下外套,一件白色的针织衫,将两个很好的展现出来,黑色的西裤,让姨妈的腿看起来也长了,不由得心生荡漾,难受了。

 

姨妈说见我盯着她,说:“发什么楞呢,没看过美女啊。”

 

说完之后,自己呵呵笑了起来,脸上也泛起了红晕,要是以前,估计姨妈说出这个,整个脸都红到耳朵根子了,要是以前,估计姨妈也不会说这个话吧。

 

我说:“是啊,姨妈你身材这么好,还不让人看啊。”

 

姨妈说:“别贫了,快去吃吧,凉了不好吃”,然后嘟囔着:“我到北京来,天天在家待着,都吃胖了。”

 

还别说,姨妈来了这么久,确实比刚来那会儿胖了些,脸色也有血色。我说:“是啊,胖点好,这样多好看啊,显得年轻。”

 

说着走到沙发是,把早餐放在茶几上,打开一看原来是馄饨,香气扑鼻,让我感觉也没刚才那么挺了。

 

姨妈说:“我还打算练瑜伽,减肥。”

 

我说:“姨妈,我看您就是闲的,这个身材挺好的,我很喜欢啊,太瘦了不好。”

 

姨妈说:“要你喜欢有什么用,我觉得再瘦点好。”

 

我唏嘘到:“看来天下女人是一家,我姨妈也是爱美之人。”然后用勺子舀上一个混沌就往嘴里塞,也许是太饿了,又光顾着和姨妈说话,忘了馄饨还很烫,这一塞进去,把我的舌头烫的够呛。赶忙哇哇大叫了起来,边叫边用舌头顶着馄饨,企图降低点对我舌头的伤害。

 

姨妈焦急的走过来,迅速的用她柔嫩的手掌放到我嘴边,略带生气的说:“你傻啊,快吐出来,多大个人了,吃馄饨还不注意。”虽然生气,但我听出来姨妈的心疼。

 

我被疼得受不了,也顾不得其他,就将含着的馄饨吐在了姨妈的手心。然后大声的呼气吸气。

 

姨妈见我这个模样,哈哈大笑起来,笑的我反而不好意思了,我说:“姨妈,你还有没有良心啊,我都烫成这样了,你还笑我。”

 

姨妈说:“让你长长记性,以后就不敢这么吃馄饨了”,说着把另一只手伸过来:“你瞧瞧你,口水全吐到姨妈手上了,你下巴也有,别动,姨妈给你擦擦。”

 

然后用另一只擦我的下巴,姨妈白嫩的小手在我下巴动作的时候,我能闻到手上的大宝sod的味道。

 

擦完后,姨妈将馄饨扔到垃圾桶去洗手去了,我拿纸巾擦了下嘴巴,才想到一个事,就是刚才姨妈干嘛那么着急,不用纸巾给我擦。转念一想,或许是以前刘慧经常这样,她习惯性的。

 

姨妈洗完手擦干来到客厅,温柔似乎略有自责的说:“慢点吃,以后姨妈再也不给你买馄饨了。”

我坐在沙发上说:“恩,我也不要吃馄饨了,姨妈做的比这个好吃一百倍。”

 

姨妈笑着说:“来来来,让姨妈尝一个馄饨,看看是不是甜的,怎么让我外甥的嘴巴这么甜。”

 

我听姨妈这么说,心里无限甜蜜,舀起一个混沌,一只手放在下面以防掉下来,对姨妈说:“姨妈,还真是甜的,你尝一个试试。”

 

姨妈说:“别闹,哪有混沌是甜的,又不是汤圆。”

 

我一副很认真的样子,然后吹了吹混沌,说道:“是的姨妈,真的很甜,你尝一个试试看。”

 

姨妈说:“怎么可能,虽然他们家也有汤圆的,但不至于把盐和糖搞错吧。”

 

我说:“姨妈你不信来试试。”说着我就站起来。

 

此时姨妈和我面对面的站着,她比我矮大半个头,我将勺子递到姨妈嘴边,另一只手还是继续放在下面,防止馄饨万一掉下来,我说:“姨妈,现在冷了不会像我刚才那样了,你尝一个看甜不甜。”

 

我看到姨妈眨巴着眼睛,她画了细细的眼线,显得娇媚动人。姨妈将信将疑的张开嘴巴,我将混沌喂给她吃。见姨妈已经把混沌含在了嘴里,我笑着说:“乖吗,爱吃饭的才是乖宝宝。”

 

姨妈还没来得及咀嚼,听我这么说,就知道是我是拿她打趣,要过来掐我,我不抵抗也不躲避,任她掐。掐了没几秒就松开了,这女人都一样,声势浩大,真的任她掐了,又舍不得用力了。

 

我说:“姨妈,好吃吗”

 

姨妈是个有教养的女人,所以嘴里有东西的时候一般都不说话的,这次也不例外,我就见她憋红着的脸慢慢的咀嚼着馄饨,直到全部咽下,才翻白眼对我说:“少拿你姨妈打趣,快吃吧,我要去厨房忙了。”

 

看到姨妈去厨房的背影,我猜她是不好意思了,我的内心感觉无比的兴奋,刚才喂姨妈吃混沌的那一瞬间,也确确实实让我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心动。

 

我决定了,无论如何,我也要把我可爱的姨妈给攻陷,哪怕天理难容,哪怕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

迅速的吃完馄饨,我想着该怎样攻陷姨妈这块堡垒,毕竟直接坦露心声肯定不现实,而且还会遭到姨妈的反感,以后肯定会时刻警醒和我之间的关系,这样适得其反。

 

思来想去,唯一的方法就是通过另一个微信,伪造一个身份,和姨妈慢慢熟悉,让她喜欢上伪造的那个我。

 

可是现在她都不愿意加我的微信,这确实是个让人心烦的事。

 

姨妈是个喜欢看书的人,平常对古文诗词各方面也颇有研究和喜爱,这或许是一个突破口。

 

看到姨妈在厨房忙碌的身影,觉得自己无比幸福的同时,又夹杂着惆怅。忽然想起以前读过的一首诗叫凤求凰,不由得灵机一动,赶忙登上那个微信号,添加姨妈的号,写上:“有美人兮,见之不忘。”然后发送。

 

看到姨妈放在餐桌上的手机“叮咚”一声,知道姨妈已经收到,不免心里的小鹿乱撞,但此刻姨妈还在厨房里忙碌着,并没有听到手机的声音。大概过了十多分钟,姨妈摘好菜从厨房出来,拿起手机问我:“吃完了啊。”

 

我说:“是的,姨妈刚才你的手机响了,是不是有谁给你打电话了。”

 

姨妈看着手机说:“没有呢,有个不认识的人给我发微信,你看会电视,姨妈进房看下书,待会儿给你做好吃的。”

 

我假装无所事事的说:“好的”,其实心里早已波涛云勇了,想来姨妈肯定又不会回我了。

 

姨妈走进自己的卧室,就在我感到深深的挫败感的时候,手机“叮咚”一声响了。只见屏幕上显示着姨妈已经添加我为好友了,并且还发来一个消息:“一日不见兮,思之如狂,你很执着嘛,干嘛一直加我。”

 

我的心仿佛要跳出来了,如果有人中了500万彩票,想来应该就是我此时此刻的心情了吧。

 

我回复到:“就是看你的头像很有缘,所以想加你,我不想错失一个机会。”

 

等了很久,姨妈才回复到:“好多人都说我这头像土,什么机会,你叫什么名字啊。”

 

我平复心情,回复到:“以后自然会告诉你,我姓杨,单名一个涛字。”

 

姨妈:“杨涛我外甥叫张涛,哈哈。”看到姨妈发来这个,我顿生悔意,以前贴吧里泡妞的时候我就习惯用杨涛这个假名字,所以很自然的也就和姨妈说了。

 

却不曾想这样大大的增加了穿帮的可能。

 

虽然自责和心跳加速,但我还是假装轻松的说:“不会吧,你都有外甥了那你多大。”

 

姨妈回复到:“问女人年龄可是不礼貌的,算了,不和你聊了,我要看书了。”

 

我回复到:“别啊,陪我聊聊吗。”等了很久,还是没有回复。

 

我又发了一条:“姐姐,你说有外甥,我怎么就不信呢。”依然没有回复。

 

一直到十一点半姨妈出来做饭,还是没有给我回复。这让我深深的懊恼,不知道哪里说错了,但转念一想,好歹加上了姨妈的微信,以后就有的的是机会。

 

好吧,我承认自己就是这么阿q,但我还是心存希望,会让姨妈搭理我的。

 

用小号加上姨妈之后的日子里,在微信上我们并没有聊太多话,想来姨妈的性格也的确如此,不喜欢和陌生人聊天,尤其是我一开始没把董阿姨和姨妈完全区分开来对待,显得有点轻浮。

 

估计这让姨妈产生了几分反感,我给她发信息,五句能回一句就算不错了,而这句通常都是我发“早上好”的时候,姨妈回一个“早。”

 

不过有一天我发现姨妈的头像换了,换成上回我们在万达广场的喷泉边,我给她拍的照片,她截了上半身做头像,洋溢着的笑容,让我心生爱怜。

 

看着头像上姨妈那柔情似水的眼神,我发了一条微信给她:“你这张照片很美。”

良久还是没有回应,我有点恼羞成怒的继续发了一条信息:“能感受到你被拍照的瞬间是很幸福的,我猜肯定是一个你深爱的男人给你拍的。”

 

姨妈很快回了四个字:“何以见得。”

 

看来姨妈并没有感觉到我是因为恼羞成怒故意发这种话刺激她的,我以为她会骂我瞎说,毕竟这是外甥给她拍的照,却被我这么个“陌生人”说成是她深爱的男人拍的。但姨妈并没有,这倒让我很是诧异。

 

我再看了看姨妈那可人的头像,回复到:“感觉吧,有时候爱人给你拍照,和自己拍照的模样,给人感觉就完全不一样,你这个相片我看出来了宠溺。”

 

我这么回复的同时,心里却无比甜腻,想到这或许是个我和姨妈打开话题的机会,另外也可以让姨妈想想现实中的她的外甥,一举两得。但等了良久,姨妈只发了个笑脸表情过来。

 

我继续追问:“难道我说错了。”但姨妈并没有回复。

 

这让我内心刚燃起来的火焰瞬间被姨妈无情浇灭,也不知道姨妈是赞同我说的话还是反对,如果赞同,应该会深聊,如果反对,应该会骂我胡说八道,然后告诉我这是她外甥拍的。但她不回复我,反而让我无从猜测。

 

这以后,我们又恢复以前,无论我发什么心灵鸡汤给她,或者发笑话给她,得到的除了“早”都是无回应,随着日子慢慢过,天气越来越冷,我也习惯了这些,每天给姨妈发“早上好”,其他的多余的话我也没心思发了。

 

而在现实生活中,我和姨妈的关系越来越融洽。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 <<<<

 

热门推荐
图文推荐
  • 密集的收缩射入深处:大双飞与小双飞
  • 高H 重口 激H 慎宫交H:偷看我洗澡还用嘴吸我
  • 被用毛笔玩的小说:双性总裁开会一直放着道具